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2021年03月11日 10:12

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要求住户搬走;双方前后反复换锁,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

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堆在客厅;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以死相逼”的架势。

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随着蛋壳公寓“爆雷”,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

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它暴露出的乱象——当下的租房市场,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大家能做的,似乎只有“听天由命”,祈祷遇上一个好人,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

许多公寓的一夜“爆雷”,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

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人去楼空”,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上海、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防止长租公寓跑路”。


人人都说,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

可问题是,共享单车不能用、几百元押金不能退,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

公寓爆雷掀起的,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无房可住、无钱可退”的难题,要知道至2019年,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83万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

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爆雷”,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

截至今年,“爆雷”、跑路、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

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原因清一色的都是“资金链断裂”。

此前,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小公司不靠谱”背锅,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尽量选择大公司、可靠品牌”。

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现金流危机”时,无数人都傻了眼。


毕竟今年1月,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风风光光。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领头羊”。

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

在他们看来,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这样的现状,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

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

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真房源,放心租”的核心业务版块,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

在租客网,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赚取的额外收入,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

对于房东来说,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

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合同共享、安全系统等服务。


租客网深知,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

所以为了不留下“租房前擦亮眼睛”的先知式唏嘘,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秩序化。

愿租房人们,夜里能做个好梦。





相关推荐

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后,海量商家陆续进驻,商家们也在和租客惠合作后有了不少体会。01热干面再香,抵不过租客惠的券香我们两兄弟从15年到深圳就开始经营这家热干面店铺,初来乍到的没什么名气,生意惨淡。我俩就凭那股热血和韧劲坚持了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回头客,但是始终打不开更大的市场。我们在租客网上租的房子,刚好看到租客网推出了租客惠版块,又不收我们的入驻费用,我们就赶紧加入了。之后就有不少附近的人群看到租客惠上的推荐领了优惠券过来,我们的热干面也被更多人尝到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收入很稳定。我们会不忘初心,把一碗碗热干面做好,把一天天日子过好,挣够了钱回老家盖房子。——租客惠商家,热干面小铺许氏兄弟02这杯咖啡是我安逸的中年况味我曾经是深圳的一名程序员,也曾在无数个日夜里拼命挥洒过汗水,租住在温馨的小公寓里,向着未知的前程奔跑。所幸的是,专业不错的我,通过程序员的工作攒了不少钱。但是年岁渐长,身体也渐渐疲倦,我开始寻求另一种安逸的生活方式。但是深圳这座城市太吸引我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所以我用身上的积蓄开了这家咖啡馆。从坐在办公室里喝纸杯咖啡,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冲咖啡。但是由于我的直男思维,不懂经营的门道,一开始的生意没什么起色,每日的进账连店租都维持不了。这时我想到了入驻租客惠,果然,不久以后,周围写字楼的白领等人群开始由租客惠关注到我的咖啡馆,我的店铺生意变的有声有色。看着每日的进账流水,我感受到了稳稳的幸福。——租客惠商家,咖啡馆店主李先生03只有渣男才健身?有着创业梦想的我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了这家健身房,我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来健身房办卡的寥寥无几,散出去雪花般的单页却很少有顾客愿意进店看看。网络上关于“健身即渣男”的热议不断,我的健身房却冷冷清清。后来想到了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店铺的曝光率,经过多方权衡,我选择了入驻租客惠,不会收取我的入驻费用,平台给予我店铺的曝光机会也多,引流效果很不错。健身需求还是有的嘿嘿,之前是我缺乏有效的宣传途径,相信我的健身房会越做越好。——租客惠商家,健身房店主甘先生04老地方,好地方在深圳读的大学,在校时对烧烤情有独钟,所以毕业后,我庸碌了两年就打起了开烧烤店的主意。于是我把店铺开在了我租住的小区附近,不远处也有个商区,我相信这里的客流量应该还不错,就自信满满的干了起来。我家烧烤的味道是真不错,价格也实惠,所以还是有不少我苦心拉来的回头客照顾我的生意,但是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客人,与我设想的火爆场景相差甚远。这些情况在我入驻租客惠之后就发生了扭转,有许多顾客在浏览租客惠时发现了我这家“宝藏店铺”,拿着优惠券纷纷过来消费。扫桌上的租客惠二维码付款,也省了许多顾客排队结账的烦恼。而且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真真正正把我这家烧烤的“老地方”变成了“好地方”。——租客惠商家,烧烤店主二丫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为租客网的广大租客和用户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祝愿所有入驻商家和平台租客悦享品质生活。

2020年09月25日 11:00

第二届双品网购节来袭 奥买家“万券齐发”送福利

导言:近日,第二届双品网购节蓄势而来,奥买家作为跨境电商企业的代表之一,携“全球优质品牌、千万优惠神券”助力此次网购节。4月28日-5月10日,奥买家将以“PICK全球好物”为主题,为平台超3,000万用户打造粤品越优潮生活的极致购物体验。近日,第二届双品网购节蓄势而来,奥买家作为跨境电商企业的代表之一,携“全球优质品牌、千万优惠神券”助力此次网购节。4月28日-5月10日,奥买家将以“PICK全球好物”为主题,为平台超3,000万用户打造粤品越优潮生活的极致购物体验。据了解,双品网购节由商务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邮政局与中国消费者协会共同组织,以“品牌消费、品质消费”为主题,旨在更好激发市场活力,扩大居民消费,赋能产业发展。作为广东重点推荐企业,奥买家今年将与唯品会、格力等企业,共同助力此届网购盛事。万券齐发全球好物BUY不停在此次双品网购节中,奥买家将依托线上线下双线融合的平台优势,为中国消费者打造一站式的潮流精选好物,引领全球时尚潮流。4月28日-5月10日期间,奥买家将重磅推出1,000万张优惠折扣券,美妆、服饰穿戴、母婴及居家百货四大品类全场通用。通过精选全球优质品牌以及人气爆款,为用户打造属于清凉夏日的必BUY潮货季。在活动期间,奥买家也将通过主推夏日潮流服饰穿搭爆款,解读2020年夏季最新潮流趋势。特设海外母婴、美妆个护、服饰鞋包、食品酒水、家居百货五大品类每日爆款上线,更有品类秒杀、奥莱专区、爆品预售专区等,为用户定制专属清凉夏日的衣、食、住、行囤货清单。目前,奥买家双品网购节专场已登录广东省商务厅微信公众号“广东商务”,正式启动网购狂欢。据统计,奥买家平台现阶段在售品牌已超过3,000个,商品覆盖海外母婴、美妆个护、服饰箱包、食品酒水、家居百货等品类,拥有10万多种国际潮流单品,覆盖欧洲、美国、澳洲、日本、韩国以及中国港台地区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粤品越优提前购接棒周年庆516“双品网购节”设立的初衷,是通过精选优质电商平台、优质商家及优质产品,让消费者享受好品牌、好产品、好服务。以“挑遍世界潮货”为企业理念的奥买家,其坚守的正品之道与“双品网购节”的立意完美契合。通过获取授权、直接买货、商家入驻等方式与品牌深度合作,奥买家在精选尖货、丰富品类时就在供应链源头把牢了品质关。而与SGS、华测检测及广州海关技术中心等多家权威知名的第三方质检机构的深度合作,正逐步形成奥买家正品溯源工作体系。于奥买家而言,此次活动主推的粤品越优,正是其正品护航工作的真实写照。奥买家集团总裁刘丽萍女士表示,“双品网购节”在政府部门的推动下,吸引了众多龙头企业的参与与关注,奥买家作为广东电商企业的代表之一加入参与此次网购盛会,将依托奥买家App、小程序及门店三店一体的全场景购物模式,充分利用精细化运营的新媒体种草矩阵、直播带货以及精准定位的社群优势,以精选正品潮货和极致提升的客户服务质量,呈现一场实折实扣的全球购大促盛宴,为即将到来的奥买家516周年庆打好第一枪。

2020年04月28日 10:06

古井贡酒、泸州老窖押注高端酒 产能“大跃进”引发销售压力剧增

作为地方名酒,古井贡酒(000596,股吧)和泸州老窖(000568,股吧)在白酒市场上知名度并不低,其销售情况也是稳步上升,产能扩张也是情有可原,但若超过市场承受力或不考虑自己销售潜力而出现翻倍产能扩展,则显然是决策层有些过于乐观了,在各项成本费用的提升下,很可能会导致企业的资金链变得紧张,影响到公司长期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许多消费类企业日子过得愈发艰难,白酒行业也难逃其中。近日,《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采访了多位分布在各地的白酒经销商(范围包括北京、大连、宁波、南京、淄博等地),他们均称疫情之后白酒销售业务近乎停滞,多数认为需要等到8、9月份时才能逐渐转好。按理来说,相关酒企这段时间应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可事实上却有一些白酒上市公司正在逆势扩展,在生产端做起了文章,这其中的代表公司就有古井贡酒和泸州老窖。  古井贡酒89亿元技改项目存疑  3月3日,徽酒龙头古井贡酒抛出一份高达89亿元的技改方案,方案一经发布便引来业界和资本市场高度关注。要知道,直至2018年,古井贡酒总营收才刚刚达到86.86亿元,而2019年的营收目标也仅定在102.26亿元,公司今年一季度豪掷89亿元进行项目技改,几乎相当于再建一个古井贡酒。  对于古井贡酒的做法,不仅业界有不少人质疑,且媒体也同样有质疑,如《证券市场周刊》刊发的《古井贡酒:产能大跃进消化成难题》文章就指出,在2016~2018年,古井贡酒白酒产能达到每年14万吨,而产量只分别为8.38万吨、8.15万吨和8.33万吨,产能利用率为59.86%、58.21%和59.5%,公司的产能利用率在60%以下的水平上已经徘徊了3年,即产能利用率基本稳定,扩产远非是急不可待的选择。如此情况下,按理说公司更应该投入更多资源在销售端,而不是在生产端上下功夫。  古井贡酒发布的最新技改方案显示,89亿元技改项目需要5年建成,建成之后,将形成年产6.66万吨原酒、28.4万吨基酒储存、13万吨成品罐装能力的现代智能园区。此外,公司还称,如果在正常年份,生产负荷达到100%的情况下,可实现营业收入150.8亿元,每吨白酒能卖到11.6万元。技改方案长达102页,内容非常丰富,但令人遗憾的是,读过之后却让人产生疑问。  首先一个疑问是,新的项目建成后,古井贡酒原先的产业园区如何安排。从技改报告来看,这个89亿元的项目并不是在原有园区基础上做改造,而是重新选址,占地高达1830亩,如果原有园区也同时正常生产并销售的话,《红周刊》记者做了一个简单测算,依据古井贡酒2016年至2018年的年报,公司生产和销售白酒吨数基本稳定在8万吨以上,其中销售吨数分别为8.16万吨、8.4万吨和8.28万吨,若保守估计,假设2025年其原有园区仍能生产8万吨、销售8万吨酒,考虑到古井贡酒在技改方案中所预计的每吨酒销售单价11.6万元,那么原生产园区2025年销售的酒大致在92.8亿元左右,加上新建园区可实现营收150.8亿元。理论上,古井贡酒2025年的销售额将达到243亿元左右。  先暂且不论古井贡酒能否在2025年卖出这么多酒,就白酒销售市场能否有这么大的空间留给古井贡酒本身就是很值得考量的问题。从上市公司近些年的财报来看,古井贡酒90%市场都来自于华中,虽然财报中没有详细的划分,但《红周刊》记者在古井贡酒控股方古井集团2019年9月9日发布的一份募资公告中看到,其称安徽省内收入占到古井贡酒营收的50%以上,而且《红周刊》记者更是在东吴证券(601555,股吧)的研究报告中看到,据渠道反馈,古井贡酒安徽省内收入已占到其营收的80%,也就是说,如果2025年古井贡酒想卖出243亿元的白酒,那么至少要有121.5亿元至194.4亿元的白酒需要在安徽省内销售。  《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称,2018年安徽省白酒市场总份额仅为250亿元(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且预测2022年市场上升到310亿元,平均每年增长12亿元,若按这个发展速度来看,2025年安徽省白酒市场也就在346亿元左右。如果到时,古井贡酒要在安徽省内卖出121.5亿元至194.4亿元白酒的话,则要占到安徽市场份额高达35%至56%。  然而,据东吴证券发布的研报,目前古井贡酒省内份额也只有25%左右,若想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市场份额就上升10至30个百分点,显然是非常困难的。毕竟安徽省内白酒品牌众多,光上市的公司就有4家,口子窖(603589,股吧)、迎驾贡酒(603198,股吧)等酒企早已与古井贡酒展开了激烈的市场战。而且,目前为了维持目前的25%市场份额,已花费了古井贡酒近三成的营收投入到销售费用上,若还想继续大幅提升在安徽省内的份额,则所需花费更得是“天文数字”。  既然古井贡酒未来在安徽省份额大幅提升难度很大,那么对于古井贡酒来说,若想销售出243亿元酒,则还有两个可能:一是其在安徽省内突然增长了相当大的需求量,二是省外市场变得更加畅销。但《红周刊》记者翻阅了相关研报并对一些经销商做了调研,发现这两条路走起来也相当的艰难。  首先从安徽省白酒市场总量来看,若古井贡酒2025年安徽省市场份额仍在25%,若想消化掉其生产出来的243亿元中50%至80%销往安徽的酒,那么就需要届时安徽省总市场规模在486亿元至777亿元左右。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安徽省白酒市场才为250亿元,且据东吴证券研报,2022年对安徽省白酒消费的预测也仅在310亿元左右,若想2025年突然出现486亿元至777亿元的市场空间,显然规模年度平均增速要明显异常超过历史表现的。很显然,指望安徽省内市场到时突然大放量是很不现实的。  那么,若想消化掉这243亿元的白酒,还有一个可能是到时古井贡酒的省外市场突然大幅猛进,然而从近几年的实际情况看,其在安徽省外的占比并没有一个大幅的提升,而且《红周刊》记者近日还采访了一些白酒消费大省的经销商,发现古井贡酒在这些省份的影响力也并不是那么强,比如山东金姓经销商、江苏付姓经销商、浙江刘姓经销商以及辽宁周姓经销商都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古井贡酒这类徽酒自身和身边人代理都比较少,平常消费者也多是买本地品牌(比如江苏的洋河)或茅台(600519)这类强势品种,专门购买古井贡酒的消费者非常少。记者采访的经销商的表述虽然不能代表全部,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古井贡酒在省外市场的“尴尬处境”,上有茅台等高端酒、中有本地强势品牌,古井贡酒要想在省外市场上“开疆扩土”压力不小。  综合上述分析,古井贡酒即使在2025年完成技改项目建设,新老园区共生产出价值约243亿元的白酒,这些白酒的销路也是非常有问题的。若没有那么大市场空间,再造一个“新古井”又有何意义呢?当然,古井贡酒在2025年也可以选择不生产出这么多酒,但若不是为了生产那么多酒,这么大产能放在这儿,不是资源的浪费吗?更何况,在目前原有的园区产能还未饱和的情况下,89亿元技改项目是否必要是值得商榷的。  毕竟,这89亿元对于古井贡酒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且据公司的技改报告,这些钱全都需要公司自筹解决。从古井贡酒目前的资金情况来看,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货币资金为36.96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为11.83亿元,合计无法覆盖技改所需要的89亿元,这意味着这一项目可能大部分资金需要借款或者以发行股份方式募集。  对于资金来源,古井贡酒目前并没有一个更详细的披露,在技改方案中表述也十分模糊。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开始,古井贡酒已产生了不少因银行承兑汇票贴现而产生的利息费用,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分别为140万元和2701万元,虽然因为目前银行存款较多,这部分费用被抵消掉,但未来随着技改项目推进,很可能要消耗掉一些银行存款并需要大笔借贷产生大量借贷费用,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资金链能否像现在宽裕一样就很难说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古井贡酒的大股东古井集团被爆出有40%股权被冻结(二股东持有),虽然公司近日称这与上市公司没有什么关系,但据古井集团的募资报告,古井贡酒贡献了其近80%的营收,作为集团重要的现金奶牛,是否真的能“置身事外”,未来是否会有资金帮助也是令人疑问的。  古井贡酒营收数据有出入  除以上问题外,《红周刊》记者根据古井贡酒往年财报核算了其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发现其中有一定的财务数据勾稽异常。  2018年、2019年上半年,古井贡酒营业收入分别为86.86亿元和59.88亿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率16%的影响,则古井贡酒2018年、2019年上半年含税总营收大约为100.76亿元和69.46亿元(实际上,2018年1~4月国内增值税率为17%,所以2018年实际含税营收可能比推算的金额还要高)。  据古井贡酒披露的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91.58亿元和53.52亿元,此外,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新增加预收款分别为6.46亿元和-6.32亿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了85.12亿元和59.85亿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上半年含税收入都比现金收入分别多了15.64亿元和9.62亿元。理论上,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分别新增这么多金额。  可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古井贡酒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13.78亿元、13.48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仅增加6.33亿元,2019年上半年未增加反而减少了2959万元,这与理论新增金额明显不符,分别产生了9.3亿元和9.9亿元的差异。  虽然,公司在财报中披露了相应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分别为3.73亿元和12.57亿元,但即使是考虑到这个数据的影响,也无法解释其中存在的差异,如此情况就需要公司做更多解释和披露了,否则其营收金额是有虚增之嫌。若公司真的存在营收虚增的情况,还要进行大额投入进行技改项目,则就显得很为反常了。  泸州老窖高端产品“大跃进”  除了古井贡酒的技改项目引发投资者广泛关注之外,另一家白酒上市公司泸州老窖也在前后脚发布了其为技改项目募资的公告。3月12日,泸州老窖发布公告称,拟发行规模不超过15亿元的公司债券,用于酿酒工程技术改进、黄舣酿酒基地窖池密封装置,以及制曲配套设备购置等项目。  其实,近些年来,泸州老窖一直在对自己的生产端进行调整,其中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释放更多高端酒的产能,来抢占日益激烈的中高端市场空间。比如此次发行公司债进行的技改项目,就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为中端酒提供窖池,令其原有窖池为高端单品国窖1573腾出更多空间。  这个技改项目早在2016年就已启动了,总投资额高达74亿元(30亿元靠非公开发行股票,40亿元靠发债),据泸州老窖曾在2019年5月14日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称,此项目的新酿酒基地已经开始投粮,2019年下半年将出4000多吨基酒、2020年的产能预计达到1万吨,2021年达到6万吨。  按照公司的计划,随着技改项目的逐步建成,老窖池就能有更多空间生产国窖1573,这对泸州老窖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也许是受此氛围的感染,泸州老窖近段时间透露出的国窖1573的产能、销售方面的消息越来越“乐观”。然而,《红周刊》记者对此进行梳理分析,发现其中是存在一些矛盾或者令人迷惑的“大跃进”现象。  在2019年5月14日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泸州老窖称,国窖1573自2000年推出以来,基酒每年产能约3000吨,若照此推算,2000年至2019年上半年,共约生产国窖1573基酒5.85万吨(3000乘19.5)。随后,在5月30日的投资者调研纪要中,泸州老窖又称,目前国窖1573基酒储备超过2万吨,若扣除这2万吨,那么2000年至2019年上半年理论上共约卖出国窖1573白酒3.85万吨,平均每年大概卖出1974吨(3.85万吨除19.5年)。按理来说,对于国窖1573这类高端产品而言,由于窖池的限制(多用明代老窖池),产能应该比较有限,但在2019年5月30日的那次调研纪要中,泸州老窖突然对国窖1573的未来产能和销量十分乐观,称近年来一批老窖池陆续达到生产国窖1573基酒的标准,公司力争在2020年将国窖1573系列成品酒的销量提高到1.5万吨,2025年达到2万~2.5万吨。  首先,从产能而言,有多少老窖池能达到国窖1573的标准,增速是多少,增长是否突兀?毕竟自2000年至2019年中旬,时间已过去了20年,但国窖1573的产能还在3000吨左右,貌似没有太多的变化。除此之外,新增的符合标准的老窖池能否支撑其2020年销售1.5万吨的豪愿?能否赶上时间进度?要知道,像国窖1573这样的高档酒是需要时间沉淀的,并不是短短几个月就可以生产出来的。  其次,从销量而言,公司2019年10月28日宣布国窖1573销售超百亿元(徽酒新闻),但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其营收总共为114.77亿元,若按其2019年10月发布的数据推算,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国窖1573的营收占比应该已相当高了,起码超过80%,要知道在2017年、2018年,泸州老窖财报中高档酒占营收比例还都未超50%,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国窖1573的营收贡献在2019年突然大幅提高了?其背后的原因显然是让人好奇的。  2019年国窖1573如何实现“跨越增长”已经令人十分迷惑了,在此基础之上,泸州老窖提出的2020年销售目标更是显得很是“跃进”。据调研纪要,泸州老窖称2020要将国窖1573系列成品酒销量提高到1.5万吨,《红周刊》记者查询了泸州老窖天猫旗舰店,其中国窖1573五十二度酒500ml价格在1099元,由此推算,每ml大概在2.198元左右,若假设2020年不提价,每ml单价仍在2.198元左右,销售出1.5万吨国窖1573则会带来约329.7亿元的营收。要知道,在2019年10月28日,泸州老窖才刚宣布国窖系列营收超过百亿元,且2017年、2018年泸州老窖的高端酒营收分别才达到46.48亿元和63.78亿元。先不论是否有这么大市场空间,若按往年高端酒的增速来看,要想在一年之后,光国窖1573营收就提高200多亿元,如此的增速是令人十分惊奇的。这一数字是否显示出泸州老窖对未来经营过于乐观了?这一点需要投资者自己去捉摸了。若按泸州老窖的目标前行,如何做到?是令人好奇的。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与公司官方“信心满满”、“一片大好”的景象相反的是,《红周刊》记者对一些白酒大省的经销商做了一些调查,这些经销商对泸州老窖的销售状况并不十分认可。比如,有位山东淄博的经销商就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当地人偏爱喝酱香酒,高端酒也多是选择茅台,相对来说国窖1573走货量并不是太高”,除此之外,辽宁大连、江苏南京以及浙江宁波的几位经销商也表示在他们所知的情况下,泸州老窖卖得并不太好,其中,辽宁大连经销商还特别表示“近些年来已经不太爱卖泸州老窖了,其旗下品牌高达1000多种,显得十分杂乱,再加上疫情之下,仍然通知他们将在4月初提价,资金周转不过来将会减少对泸州老窖的销售。”虽然这些经销商的表述并不能代表全部声音,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包括国窖1573在内的泸州老窖系列酒在部分地区的实际销售情况。那么泸州老窖近年来是否真与其所描述的销售图景相符,是需要投资者更多的调研观察。  泸州老窖财务数据有异常  其实,泸州老窖的营收数据向来存在不少谜团,比如说作为一家消费类公司,其与其他白酒公司不同,大客户愈发集中,第一大客户的占比2018年已超过40%,但是这一客户是谁却是非常神秘的。除此之外,此前《红周刊》记者还曾撰文对泸州老窖2017年~2018年的营收数据提出疑问,若按照此前的方法核算,泸州老窖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同样存在不小疑点的。  据公司财报,2019年上半年,泸州老窖营业收入为80.13亿元,若考虑到国内增值税率16%的影响,那么其含税营收为92.95亿元。  而据泸州老窖2019年上半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81.52亿元,且同期新减少预收款2.12亿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了83.64亿元。  将当期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9年上半年含税收入比现金收入多了9.31亿元。理论上,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增加9.31亿元。  然而,在资产负债表中,泸州老窖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为24.84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仅增加8519.37万元,与理论新增金额不符,存在8.46亿元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公司披露了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高达36.59亿元,这部分金额也无法解释存在的8.46亿元差异,若再考虑到此前《红周刊》记者对其2017年、2018年营收的核算,泸州老窖营收已连续几年都存在异常,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需要公司做出更多解释和披露

2020年04月21日 14:20